葬礼是她最后的哀荣,但对参加葬礼的西方领导人来说,更是借这个机会,又一次密会勾兑、合纵连横。拜登这次去伦敦,肯定会和英国新首相特拉斯举行第一次会晤;岸田文雄参加完伦敦葬礼后,将马上去美国访问。大家还可以看到,英法这对老冤家的微妙互动,英国和欧盟的种种恩怨情仇,还有英联邦国家对英国的复杂感情葬礼外交,有时也会改变世界。这次葬礼,无疑更是历史性的。

当然,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事情发生,除了这三件大事外,未来一周,我们还将看到半岛的风云,希腊和土耳其的缠斗,南美和非洲的动荡,以及美国的各种小动作最后,怎么看?还是粗浅三点吧。

第一,这是一次世纪博弈。我记得有一个专门的政治术语:大博弈(The Great Game),特指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大英帝国与沙皇俄国争夺中亚展开的斗争。但现在的大博弈,肯定不仅仅限于中亚,而是波及整个亚欧大陆。

所以,过去这两年,我们见证了太多眼花缭乱的大事件:美国仓皇撤离阿富汗,中亚国家时不时飞起黑天鹅,再往西,则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激烈冲突,还有正在进行中的俄乌厮杀,以及老欧洲和新欧洲间、美俄欧间的各种斗争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欧亚大陆也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不由让人想起了“世界岛”的概念。这个概念的创始人,是英国战略学家麦金德。

他提出,欧亚大陆以及与之相连的非洲,实际是一个“世界岛”,当“世界岛”被铁路网覆盖时,一个强大的大陆国家,将主宰这块广袤的土地。有人总结说,麦金德的思想其实可归纳为三句名言:“第一句,谁统治了东欧,谁就统治了大陆腹地;第二句,谁统治了大陆腹地,谁就统治了世界岛;

第三句,谁统治了世界岛,谁就统治了世界。”麦金德的观点,难以脱离那个时代的局限性,未必只是一个强国,统治世界更是西方霸权思维。但高铁的出现,确实正让欧亚大陆联系得更紧密,“世界岛”比以往更像一个岛,并对世界地缘政治产生深远影响。这更考验着各国领导人的博弈水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