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大部分球员来说,球衣号码伴随着整个职业生涯。而对于部分球星来说,球衣号码伴随的可能是整个人生,并成为年轻一辈的指向标。那么,冰球衣背后的号码到底有何玄机?为什么克罗斯比是87号?奥维契金是8号?麦克戴维德是97号?兰奎斯特是30号?

守门员是1号,防守队员的号码出自2—6号;中锋的号码则是7、10、14、17;边锋的号码则是8、9、11、12、15、16、18、19。

而当NHL球员名单扩张以及两个守门员体系的建立之后,原先的号码传统渐渐被遗弃了。对于场上球员来说,常规来说,29以下的数字都在考虑范围,而守门员的号码多会在30—35之间。

在过去,守门员是场上的1号,后补守门员的号码往往是20号。而现在守门员大部分都喜欢选用30以上的数字作为自己的号码。

比如游骑兵的亨里克·兰奎斯特(Henrik Lundqvist)以及企鹅的马特·默里(Matt Murray)是30号;蒙特利尔加拿大人的凯里·普赖斯(Carey Price)是31号;帕特里克·罗伊(Patrick Roy)是33号;约翰·万比斯伯勒克(John Vanbiesbrouck)是34号;掠夺者的佩卡·林尼(Pekka Rinne)是35号,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大名鼎鼎的守门员。

当然,事情也有例外,比如球衣号码32号的戴尔·亨特(Dale Hunter)作为一个中锋,拥有累计进球1000和判罚时间超3500分钟的殊荣,目前无人超越。

一般情况下,每个球队都有一个19号,而他的位置往往是中锋,还很有可能是队长。打个比方,芝加哥黑鹰的乔纳森·泰福斯(Jonathan Toews)还有首都人的尼克拉斯·巴克斯特罗姆(Nicklas Backstrom)都是身披19号战袍的传奇中锋。

而再看历史上,史蒂夫·艾斯文(Steve Yzerman)和“三金俱乐部成员”乔·萨克奇(Joe Sakic)分别是底特律红翼和科罗拉多雪崩的19号中锋。

这些仍在赛场上活跃的进攻型球员号码里没有8就一定有9,不信邪都没办法,不知道这个传统和无法超越的99号格雷茨基有没有关系。

在这个人人希望标新立异做自己的年代里,唯有自己偶像的球衣号码是人们永恒渴望去占有和模仿的存在。

NHL历史上,穿过00号码的一共有两个人。其中第一人叫约翰·戴维森(John Davidson),曾是纽约游骑兵的门将,也是被提名过艾美奖的知名冰球解说员。

尼尔·希(Neil Sheehy),作为哈佛大学的学霸以及一名防守后卫,Sheehy曾在没有参加选秀的前提下被卡尔加里火焰签下,由于强硬的防守能力,帮助球队进入了1986年的总决赛,而他的球衣号码也让人不得不注意他—0号。

当时,穿上0号球衣是一个随意之举,但是后来有人问Sheehy为什么坚持穿着0号球衣,他的回答是:“0是距离伟大的99号最远的数字,我距离格雷茨基也有非常遥远的距离,但是我相信两个极端会相互吸引,事实上,我也很荣幸能和格雷茨基同场竞技。”目前,Sheehy是一名成功的NHL职业经理人。

还有一位名叫保罗·比博(Paul Bibeault)的蒙特利尔加拿大人的替补守门员,在1940年代活跃于职业冰球圈。当时的NHL规定里并没有明确的替补守门员规范,所以,比博没有自己的号码,最后穿上0号球衣实属无奈之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