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红星新闻记者从北大包丽母亲处获悉,包丽男友牟某翰涉嫌虐待罪一案将于明日(6月23日)上午九点半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

包丽妈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从律师处了解到开庭信息后,便提前一天从广州抵达北京,可是此次开庭她却不能做为被害人家属旁听庭审,而是被列为证人出庭作证。“我的律师一直在和法院沟通,法院认为我之前向警方报案做了笔录,是证人,但是我以报案人身份报案的,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我想代包丽坐在被害人席上看着牟某翰受审。”

包丽妈妈透露,其代理律师在庭上会主张牟某翰涉嫌虐待罪和故意杀人罪两个罪名,“很多证据都能证明牟某翰是步步为营的让我女儿为他付出生命的代价,我希望追究他故意杀人的责任。”

此前,包丽妈妈曾向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提交了一份诉求意见书,希望检察院公平公正地对待包丽事件,并依法对牟某翰提起公诉,让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担相应的刑事和民事责任。

意见书内文显示,包丽妈妈在恢复包丽手机聊天记录后,认为牟某翰对包丽不仅进行精神控制,还疑似打过包丽,并让她做出自扇巴掌、下跪等行为。

聊天记录显示,5月15日,牟某翰说:“我今天打你了,我不对,但是你今天不理我,你不对”, 而这还不是他第一次动手。5月14日,包丽与朋友的聊天记录中,她提到:“我总不能乖乖回去被他打吧”,其朋友回复到:“不过我线后还有家暴的吗”。两个月后,牟某翰说:“上次我让你扇自己,你装了半天,说自己不会扇,那你今天这么突然会了呢?你扇的线日,牟某翰说:“见到我的时候就跪下求我原谅你”。

“我女儿一直是我的掌上明珠啊,却被牟某翰扇巴掌、语言辱骂,这些聊天记录多到可以拍一部电视剧,我女儿就是在他的精神和身体双重打击下,让他逼死的。”包丽妈妈称,让她最不能接受的,还是牟某翰在包丽自杀当天,隐瞒包丽的真实情况,灌水催吐,没有及时告知老师和家属,延误治疗时机。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2019年10月9日,北京大学法学院女生包丽在北京市某宾馆服药自杀,送医救治期间被宣布“脑死亡”。据媒体报道,相关聊天记录显示,包丽自杀前,其男友牟某翰曾向包丽提出过拍裸照、先怀孕再流产并留下病历单、做绝育手术等一系列要求。包丽妈妈认为,牟某翰的折磨是导致包丽自杀的主要原因,而牟某翰对此予以否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